是阿菜不是阿蔡

cp杂食

【GGAD】圣诞夜之梦

警告!新手写文!极度ooc!


这个世界最坏罪名,叫太易动情,但我喜欢这罪名。

 01

       十二月。

       来自西伯利亚的冷风席卷了整片英伦大地,刺骨的风猖獗地呼啸着,却吹不走人们对圣诞的热情。霍格沃兹早就被一片白茫茫覆盖。各种装饰咒语被巫师们施展上天,像燃放在天空中的的绚烂烟花,被施向古堡的各面古墙和角落。海格已经从禁林砍来巨大的松树,小矮人弗立维指挥着魔杖,把各种闪闪发光的铃铛和彩球悬挂上树尖。到处都是学生们的欢声笑语,每个人都笑容洋溢地等待圣诞之夜的晚会,以及他们期待已久的圣诞节漫长假期。

       盛大的圣诞晚宴已过,霍格沃茨送别了那些活蹦乱跳的学生们,城堡又归重新于宁静。黑夜中的城堡像是一头伏着沉睡的巨龙。

       在万籁俱寂当中,阿不思邓布利多坐在城堡深处的校长办公室里,垂着眼看着窗台上飘落的雪。他年轻时候那些肆意飞扬的红发已经完全被白霜覆盖了,那像蓝宝石那样纯净闪烁的眼睛早已镌刻着深邃。他的思绪坠入了一段古老的回忆。

 

       无论是生机勃勃的春季,还是阳光明媚的夏季,阳光与花香都从来与纽蒙迦德无缘。但节日总是每个人都要过的,连纽蒙迦德里的看守都聚在一起嘟囔着这种鬼天气还要值班,里面那个人都废了,今晚的家里圣诞晚宴又得迟到之类的牢骚。喜悦气氛笼罩着每个人,而这种喜悦似乎把纽蒙迦德的最高塔遗忘了。

      格林德沃所在的囚室一如既往地阴冷灰暗。格林德沃蜷缩在早已遇湿霉烂的墙纸边,在这里他几乎没有时间的概念,只有偶尔从那些巡逻的蠢货的只字片语中知道大事和时间。但时间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甚至只是一种折磨。那些无穷无尽的时间让格林德沃身处地狱,他只觉得自己每时每刻都身处腐朽的进行时。他的头上只有小小的一个天窗,一些细小的雪花飘了进来,点点滴滴的积聚在老人的肩膀上,已经融化的雪水浸湿了老人单薄的囚服上。

       就算再怎么不知时间,格林德沃也能从外面看守们比平常兴奋的话语中知道圣诞节已经到来了。

       他撇撇嘴,在还没来到这里的岁月里,他几乎不过圣诞这种节日。格林德沃家族从来就不提倡后代沉溺于这种浸满蜜糖般的甜腻节日,他们家族从来都以冷肃和决断为傲。而且格林德沃本人也不喜欢,即使在联盟势力最鼎盛的时候,也从未与圣徒们庆祝圣诞节。

       未曾拥有便不会怀念。即使是现在如入冰窟的环境下,格林德沃依旧不向往那些温暖的烛火和甜腻的蛋糕。他知道远在英国的某个人很喜欢这些东西,尤其是那些被透明糖纸包裹着的柠檬雪宝,在霍格沃兹的圣诞晚宴上,他右手边绝对摆着满满的一盘。

       他比较向往的是能得到一个可实现的愿望。不是要重启他那些征服世界的梦,他知道这好像过于为难梅林了,他也没有力气再愚蠢一次。

       他只希望见阿不思一面。

       格林德沃觉得,对他而言那该是仅剩的的一丝暖意。

 

       格林德沃等了一天。

       他从天光等到深夜,始终没有从门缝中瞥见阿不思的身影。他有些失望,但又觉得意料之中,甚至还分出心来幸灾乐祸,那些相信圣诞节会带来礼物的愚蠢孩子是会伤透心了。但很快他又反应过来,自己好像也成为那些愚蠢孩子里面的一员,又生起闷气,对着他那张可怜的木床坏脾气地踢了几下。咚咚咚……忽然间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了格林德沃,他迷迷糊糊当中感觉自己像是抽干了所有的力气,这种感觉让前黑魔王居然产生一丝恐惧。他摇摇晃晃的摔坐到地上,进入了黑暗的梦乡。

 

02

       格林德沃睁开眼,映入眼中的是大片大片的金黄色的田野和野草。格林德沃愣了好久,直到温暖的,带有露水清草味的风绕着他的金色头发打了个转,格林德沃才回过神来,发现这是1927年的戈德里克山谷。

       格林德沃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抬起手,在阳光的直射下他不得已再眯起眼,却发现手背上没有那些讨人厌的深刻纹路。格林德沃又低下头看看他的着装,白内衬黑马甲,挺拔的马甲上系结着铆钉纽扣,衣袖上别着精致的黑玛瑙袖扣,俨然一副贵族少爷的做派。

       他变成18岁的盖勒特了。

       格林德沃嗤笑不已,梅林啊梅林,居然是这么实现我的愿望。

       但这也很不错。

       他慢慢走过那些阔别了几十年的景和物,但意外的是,格林德沃并不感到任何的陌生,这些东西早已在那一年的夏天便深深地镌刻在他的内心深处。他知道自己现在外表看起来没有丝毫的破绽,他依然是当时那个恣意轻狂的金发少年,但当他看到那座熟悉的红房顶屋子时,才发现内心的不安竟是那么强烈。愧疚和胆怯袭卷了他。他不知道这个时间线上的邓布利多是沉浸在爱情中18岁的阿不思,还是那个站在决斗场上冷漠冰冷的红发教师,甚至是那个沉稳冷静的老学者。格林德沃还没克服好思想斗争踏出那一步,红房子的门就突然“兹拉”一下打开了。

       这是他时隔五十年再一次见到阿不思邓布利多。有着光滑红发的少年人出现在格林德沃的面前。邓布利多看起来有点惊讶,但他很快就调整过来,嘴角绽放出格林德沃熟知的微笑。格林德沃难以察觉地缓舒一口气。

        “盖勒特,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你不是说要帮巴希达姑婆熬制魔药吗?”

        “……我没有,我也不会帮老姑婆熬魔药。”格林德沃有点生硬,他拼命地找到模仿当时年少时的自己的感觉。虽然他在迷惑人心上面有异于常人的天赋,但站在面前的对手是邓布利多。

        “那好吧,我们去河边好吗,我想去那边读会书。”邓布利多好像没有察觉他的不自然,他兴高采烈地转身返回屋子里,火红色的卷发随着他的动作而在阳光下跳动,青春的活力气息围绕在邓布利多的身边,他闪耀的像一道圣光。

       是我亲手毁了他。格林德沃心想。

       很快邓布利多就出来了,他主动牵起格林德沃的手。青年人细腻的手掌心粘腻地贴了上来,这种被温暖触摸的感觉让格林德沃几欲颤抖。他定下心神,才为邓布利多的主动感到惊讶。很快,他被俘获了,他放弃了思考,紧紧地弯起指尖,使自己和阿不思尽可能的相连贴合。

 

03

        他们手牵手漫步到河边。河边的茂密树林是他们的“秘密基地”,他们以前总是躲在绿荫下,感受那些像漏沙似穿过繁密绿叶的阳光的气息。格林德沃躺在树下,他的背倚靠着树干,腿上躺着安安静静看书的邓布利多。红色卷发柔顺的散落在格林德沃地腿上。阿不思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麻瓜的小说——王尔德的《自深深处》。格林德沃佯装在看着缓缓流动的河,实际上是在偷偷地用目光勾勒年轻的邓布利多的容颜。他的手摩挲着邓布利多的头发,帮他撩开那些被柔风吹到眼旁的额发。

 

       过了好一会,在柔和的邓布利多轻笑起来,“盖勒特,想要看我干嘛不直接看。”他把小说往下拿,漏出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偷偷摸摸的。”

       格林德沃没说话,他低下头深深凝视着眼前的爱人,手已经把小说给拨开,伏下身给阿不思来了个结结实实的吻。舌尖与舌尖从一开始的试探到缠绕到疯狂,邓布利多被格林德沃吻得喘不过气来,少年的津液顺着口角流下来。

        “盖勒特……”邓布利多想推开格林德沃,“你今天好奇怪。”

        “我怎么了?”格林德沃挑眉。

        “总在偷偷摸摸看我……又不说话。”

        “我没有。”

        “可是……”

        邓布利多还想发问,格林德沃当机立断又用嘴唇贴了上去,将这些问句终止于口齿缠绵的蜜糖里。格林德沃知道自己的演技十分糟糕,他当然让阿不思觉得奇怪,他根本就不是当时那个不可一世的盖勒特,他只是一个被狠心的爱人禁锢在无尽黑暗里的可怜囚徒。

这里有一小辆车,点我https://shimo.im/docs/WE9m8MZNSIYShIRS/

 

04

       高潮后的两人都有点累。格林德沃把邓布利多揽在怀里,他的手指流连忘返地轻抚着邓布利多的肌肤。两人静静地靠着头享受着黄昏的宁静和余韵。邓布利多重新拾起他的小说,而格林德沃继续看着远处河水与落日的交融。

        “这种麻瓜的书有什么好看的。”格林德沃思考了一会,选了一个似乎以前说过的话题,虽然他现在还是持这种态度。 

        “他写的很美……我是指作者王尔德先生,一个很有名的麻瓜作家。”

       格林德沃很少看这些“麻瓜读物”,以前的他对此兴致乏乏甚至不以为然。而现在他想了解得更多。

       “关于什么的?”

       “谢天谢地盖勒特先生,你终于肯改改你自大的臭脾气了,”邓布利多看起来有点惊喜。“这本书是在王尔德先生因为与情人波西的恋情被曝光进了监狱后写的信合集成的。”

        “所以?”

        “王尔德在信中多次表现出对波西的怨恨,怨恨他毁了自己的名利和家庭,可他无法说服自己不爱他。我总是会翻阅,感觉能和他得到共鸣。”

        怨和爱与共鸣。格林德沃敏锐地想到了些什么,一个奇妙而又微乎其微的想法冒了出来。一股从脚尖直窜上脑的颤栗感使得格林德沃脑子发麻,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梅林狠狠赏了一巴掌。有一只巨大无比冒着丝丝热气的手狠狠地拽住了他的心,他的呼吸变得极其沉重起来,他努力控制着自己顶在喉咙的的喊声,他拼命抑制着想要质问对方的那句话。

       格林德沃忽然觉得自己变得像是监狱中的王尔德。

       他勉强压抑下来,用一种诡异到极致的平静发问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共鸣?”,他狠狠盯着邓布利多,想要从他的脸上窥探到一丝端倪。

       “也许吧……我也不知道。”邓布利多说这句话时脸上没有任何的笑意,他转过身去看着缓缓流动的河水,没有人看到他的表情。过了一会儿,他又重新转过身仰视着格林德沃,扬起笑脸,“就是隐隐有这种感觉而已。”

      “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有这种共鸣?”

      “盖勒特,”邓布利多有些无奈,他不知道这个人突然怎么了,“我只是说有那么一种感觉而已。”

       格林德沃对这个答案不甚满意,他从邓布利多的反常中感受到了些什么,他的大脑飞速地运作起来,那个想法从深不见底的大海中逐渐浮现。

       格林德沃不知道自己能在这个时间点上待上多久,所以现在他急于想要求证证明,同时,求得那个答案。他甚至做好解释这些奇怪的话的说辞。终于,格林德沃下定决心,心脏因为极度紧张而隐隐作痛。他深深吸一口气。

       “那,那1945年后,你也是像王尔德的想法吗?”

邓布利多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他与格林德沃亲密贴着的肩膀猛地僵直。沉默的气氛瞬间笼罩住了他们,在这沉默中盈满着一种没有硝烟的对峙。格林德沃感觉到邓布利多移开了本与他亲密相接的肩膀,站了起来。过了好一会,才响起邓布利多颤抖而沙哑的声音,这种声音让他听上去似乎和那个远在英国的老教授融为一体。

        “格林德沃……我为了自己……我必须饶恕你。我不可能否认我内心深处还爱着你,所以我不能饶恕我自己。”

       话音刚落,格林德沃想冲上去抓住邓布利多,但他的大腿沉重的像铅一样,他又被拉入漩涡中了。他拼命地抓住身边的人想说些什么,可抓到的只有无尽的虚空。

       没有人知道他说了些什么。

       梦醒来,圣诞过了。

 

后记:

       圣诞节晚宴后。

       阿不思邓布利多感觉自己静坐了像一个世纪这么久,他终于下定决心,提起衣摆缓慢走向冥想盘。

       阿不思安慰自己,这么多年以来,人们只会索然无味的送自己一本一本大块头。

       我还没有过过真正的圣诞节呢。阿不思撇撇嘴,长长的苍白胡子随着他的小动作上下摆了摆。

       今年当是给自己一个礼物吧。他下定决心地闭上眼,心甘情愿地探进冥想盘中。

 

      阿不思的那句话出自:

      为了自己,我必须饶恕你。一个人,不能永远在胸中养着一条毒蛇;不能夜夜起身,在灵魂的院子里栽种荆棘。

                                             ——王尔德《自深深处》



PS:为什么冥想盘可以有这种魔力?

    本来邓布利多只是想回溯过去的那段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来奖励一下自己,结果他意外发现自己寄身于年轻的自己身上。邓布利多以为这可能只是一时魔法的差错,其实这是圣诞老人给他的礼物。

【GGAD/授翻】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审判(上)

纳洛酮:

概要:


阿不思·邓布利多不得不出席一场纪律听证会,因为他隐瞒了关于盖勒特·格林德沃的宝贵信息并刻意误导,且与对当前巫师社会威/胁最大的人订下了血誓。


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服用了吐真剂。


 


作者:Aurora_xx


翻译:纳洛酮


原文:AO3地址




作者的话:


阅读之前有几点需要注意:


1、我假设在20世纪20年代,对同//性//恋的憎恶是相当强烈的。我不知道在巫师世界这算不算是一个事实,但在本文里确实是,而且这也是本文重要的一部分。


2、我们不知道邓布利多如何看待格林德沃和他之间的关系——如果他知道格林德沃爱他或是其他的话。在本文里,他首先认为是格林德沃操//纵了他。


3、在本文里,邓布利多是变形术教授。说实话我根本不在乎他在电影里是黑魔法防御术教授还是变形术教授,但在书里这是伴随我长大的东西,所以需要改变一点小细节。


祝阅读愉快!




第一次翻译,错漏之处还请指正。




上篇:审判         石墨/微博



赞美纳洛酮太太带给我们那么美的文字!赞美ggad!